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
首页  > 地方科协 >  新闻内容
 

昆山砍人案于海明被认定“正当防卫”

 
分享: 2019-02-18
     

  官方转达“昆山砍人案”,正当不必向非法让步
  昆山砍人案 于海明被认定“正当防卫”
  警方认定刘海龙“行凶”在先,于海明夺刀还击、追赶刘海龙行为“属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8月29日,江苏省昆山市震川路顺帆路路口。两天前,刘海龙、于海明“互砍”事务便发生于此。 图/视觉中国

  9月1日下战书5点左右,昆山市公安局、昆山市审查院划分在各自的官方微信公号上公布了昆山行车纠纷砍人事务的相关转达。昆山市公安局的转达称,宝马车主刘海龙的行为属于刑法意义上的“行凶”,已严重危及骑车人于海明的人身宁静。于海明夺刀还击、追赶刘海龙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公安机关依法打消于海明案件”。

  很快,江苏省审查院也针对此事公布解读文章,称本案中宝马车主刘海龙交通违章在先,寻衅滋事在先,持刀攻击在先。依据相关执法法例,于海明面临非法损害有实行正当防卫的权力。

  案件事实 于海明刺砍连续7秒,刘海龙失血性休克殒命

  据昆山市公安局转达,8月27日晚,刘海龙醉酒驾驶宝马轿车行至一起口时,强行突入非灵活车道,与正常骑自行车的于海明险些碰擦,双方遂发生争执。

  刘海龙先下车与于海明发生争执,经偕行职员劝解返回车辆时,刘海龙突然下车,上前推搡、踢打于海明。虽经劝架,刘海龙仍连续追打,后返回宝马轿车取出一把59厘米长、双面开刃的尖角砍刀(系管制刀具),一连用刀击打于海明颈部、腰部、腿部,致于海明左颈部有条形挫伤1处,左胸及肋部有条形挫伤1处。

  在击打历程中,刘海龙将砍刀甩脱。于海明抢到砍刀,并在争取中捅刺刘海龙腹部、臀部,砍击右胸、左肩、左肘,刺砍历程连续7秒。刘海龙受伤后跑向宝马轿车,于海明继续追砍2刀均未砍中,其中1刀砍中汽车。

  今后,刘海龙跑向宝马轿车东北侧,于海明则返回宝马轿车,将车内刘海龙手机取出放入自己口袋。民警到达现场后,于海明将手机和砍刀自动交给处警民警。

  警方转达中,于海明称,拿走刘海龙手机是为了防止对方打电话召集职员抨击。

  刘海龙逃离后,倒在距宝马轿车东北侧30余米处的绿化带内,后经送医抢救无效于当日殒命。

  经法医判定并联合视频监控认定,在7秒内,刘海龙一连被刺砍5刀,其中,第1刀为左腹部刺戳伤,致腹部大静脉、肠管、肠系膜破碎;其余4刀依次造成左臀部、右胸部并右上臂、左肩部、左肘部共5处开放性创口及3处骨折,死由于失血性休克。

  行为认定 刘海龙为非法损害,于海明为正当防卫

  对于于海明行为的性子,昆山市公安局、昆山市审查院在转达中均援引了《中华人们共和国刑法》第20条第3款:“对正在举行行凶、杀人、抢夺、强Jian、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宁静的暴力犯罪,接纳防卫行为,造成非法损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二机关以为,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

  昆山市公安机关称,本案中,刘海龙先是徒手攻击,继而持刀一连击打,其行为已经严重危及于海明人身宁静,其非法损害应认定为“行凶”。

  刘海龙的非法损害是一个连续的历程。在同车职员与于海明争执基本平息的情形下,刘海龙醉酒滋事,先是下车对于海明拳打脚踢,后又返回车内取出砍刀,对于海明一连数次击打,非法损害不停升级。刘海龙砍刀甩落在地后,又上前抢刀,被致伤后仍没有放弃损害的迹象。于海明的人身宁静一直处在刘海龙的暴力威胁之中。

  昆山市公安局还认定,于海明夺刀后,7秒内捅刺、砍中刘海龙的5刀以及追赶时甩击、砍击的两刀(未击中),只管时间上有距离、空间上有距离,但这是一个一连行为。另外,于海明制止追击,返回宝马轿车征采刘海龙手机的目的是防止对方纠集职员抨击、掩护自己的人身宁静,切合正当防卫的意图。

  昆山市审查院也认定,本案中死者刘海龙持刀行凶,于海明阻止暴力损害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其防卫行为造成刘海龙殒命,不负刑事责任。公安机关对此案作撤案处置惩罚切合执法划定。

  制度价值 应当优先掩护防卫者

  针对昆山市公安局的撤案决议,江苏省审查院也举行相识读。

  江苏省检表现,于海明抢刀还击属于情急下的正常反映,切合特殊防卫要求。于海明抢刀后,一连捅刺、砍击刘海龙5刀,所有伤情均在7秒内形成。面临非法损害不停升级的紧迫情形,一样平常人很难精准判断出自己可能受到多大危险,然后岑寂换算出等值的防卫强度。执法不会强人所难,以是刑法例定,面临行凶等严重暴力犯罪举行防卫时,没有防卫限度的限制。于海明面临挥舞的长刀,所做出的抢刀还击行为,属于情急下的正常反映,不能苛求他精准控制捅刺的气力和部位。虽然造成非法损害人的殒命,但切合特殊防卫要求,依法不需要负担刑事责任。

  江苏省检强调,从正当防卫的制度价值看,应当优先掩护防卫者。“正当没有须要向非法让步”。正当防卫的实质在于“以正对不正”,是正义行为对非法损害的还击,因此应明确防卫者在刑法中的优先掩护职位。实践中,许多非法损害是突然、急促的,防卫者在匆匆、重要状态下往往难以准确地判断损害行为的性子和强度,难以周全、稳重地选择响应的防卫手段。在事实认定和执法适用上,司法机关应充实思量防卫者面临的紧迫情形,依法准确适用正当防卫划定,掩护防卫者的正当权益,从而树立优秀的社会价值导向。本案是刘海龙交通违章在先,寻衅滋事在先,持刀攻击在先。于海明面临这样的非法损害,凭据执法划定有实行正当防卫的权力。

  ■ 追访

  状师

  希望此案上升为司法诠释

  对于本案的处置惩罚效果,陕西状师段万金表现,这是一个公民正当防卫权扩展的标志性案例。

  段万金以为,本案最焦点的问题是于海明反抢刘海龙砍刀并捅刺砍击数刀,致刘海龙殒命,这一情节怎样认定?

  许多人可能以为,于海明抢刀后,刘海龙已经不具备继续危险于的能力,于此时用刀刺伤刘已涉嫌居心危险。更况且于海明第一次刺伤刘海龙后,刘越发不具备继续危险于的能力,而于海明继续追砍,居心危险的嫌疑更大。

  段万金表现,这种想法看似合理,可是高估了一样平常人遇险时岑寂准确的防卫能力。“人究竟不是一架机械,处于极端危险恐惧忙乱之中时,做出这样的行为是可以明白的。这一次司法机关对于海明正当防卫的认定很是斗胆,是在实践中扩展了公民的正当防卫权。”

  段万金以为,于海明最终被认定为正当防卫既是执法的胜利,也是公民权进一步扩展的需要,他希望本案能够上升为司法诠释,或者在修改刑法时予以思量,让这次的案例上升为执法,成为执法界的共识。

  于海明家人

  现在的效果公正公正

  昆山警方公布转达后,新京报记者联系了于海明远在汉中老家的哥哥,其表现已经兴奋得说不出来话。他说,自己也是通过网络得知新闻并和弟媳取得了联系,弟媳表现现在也很忙,便挂了电话。

  “这个事情获得了一个公正公正的(效果),下一步摆设好家里的事,想已往看看他。我一直都以为这个事情弟弟是对的。”于海明的哥哥说。

  据于的哥哥回忆,其时于海明失事的新闻是通过弟媳的电话得知,详细也不知道什么事。厥后看到视频,家人都感应很震惊。

  据其先容,于海明从小是个忠实人,生涯在农村,平时和家里人晤面时间少,逢年过节才回老家,遇上事才联系,只偶然打电话报个平安。

  近些年,弟弟遇上不少事,家人生病也花了许多钱,经济“很重要”。“前一段时间还把我母亲接已往在那里玩了一段时间,刚回来没几天他就失事了。”

  新京报记者 王文秋 秦宽 吴靖 张彤 马骏